您的位置:首頁 > 藥品批發藥品批發

藥品采購“唯低價是取”行嗎?

中國醫藥招商2020-03-27 00:13:26人已圍觀

據“健康點”8日晚間從多方人士確認,國家醫療保障局正在醞釀一項成立以來最為激進的計劃——首次在國家層面進行藥品集中采購試點,向4個直轄市(北京、上海、天津、重慶)、7個副省級城市和計劃單列市(沈陽、大連、廣州、深圳、廈門、成都、西安)征求意見。


如果這一計劃得以在各試點城市通過,無論是原研藥還是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和參比試劑,只要能報出全國最低價,將能夠換來各試點城市70%的市場份額。


然而這種“最低價中標”的招標模式,是否具有可行性,值得商榷。


一、實踐已經證明“唯低價是取”不行。


2001年,衛規財發308號文件提出“縣及縣以上(公立)非營利性醫療機構必須參與藥品集中招標采購”,這一年,政府主導的藥品集中招標開始在地市級實施。


2009年,衛規財發7號文件提出“全面實行政府主導、以省(自治區、直轄市)為單位的網上藥品集中采購工作”。將藥品集中招采的層級由地市級提升到省級。盡管當初藥品集中采購規定了“質量優先價格合理”評價原則,要求質量要素實際權重不低于50%,價格要素不低于30%,服務和信譽不超過20%,但實際執行過程中,出于“有便宜的不用貴的”的善良愿望,也因為選擇“便宜藥”更加“安全”的考慮,“唯低價是取”便成了最主要的影響因素。


但是,多年的實踐證明,以“唯低價是取”為核心的以省為單位的藥品集中招標模式既無法解決藥價虛高問題,也造成了低價藥短缺。


二、“唯低價是取”會造成低價藥短缺。


實踐已經證明,唯低價是取的集中招標采購政策,必然致使投標企業為了中標而血拼價格,而價格血拼的結果必然導致低價藥品難以抵擋市場價格的變化,出現中標死,直接導致低價藥斷供,給臨床醫療帶來潛在風險。


三、“唯低價是取”可能會造成藥品質量難以保證。


除了以上問題外,唯低價是取可能促使管理者偷工減料、控制成本,最終藥品在檢驗階段合格,在短期內見效,但長期療效不確切,甚至出現用藥安全事件。亮菌甲素事件、毒膠囊事件都是企業為了降低成本的惡果。


不但如此,這次國家醫療保障局為了降低藥價,在仿制藥進入醫保中執行唯低價是取也不符合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初衷。


原國家食藥監總局(CFDA)設立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制度,本來是鼓勵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和原研藥“同質同價”,但仿制藥企業辛辛苦苦通過了一致性評價,仍然要和同行PK最低價,非最低價產品就會落標,從而失去“大半江山”,這并不公平。


加之,我國仿制藥質量的穩定性、均一性較差,而且對上市后藥品的事后監管水平不足,一旦“唯低價是取”,可能人為加劇競爭,藥品質量難以保證。


四、“唯低價是取”可能使企業喪失研發動力。


根據國際經驗,原研藥和優質仿制藥都有品牌價值。在藥品集中采購中,企業的合理利潤空間應當得到保障。


企業賺取合理利潤是天經地義的,是應當受到尊重的。監管中我們應當關注并應當鼓勵其所得利潤用于新藥研發,禁止其用于“流通環節的潤滑”,新品研發是企業發展的源動力,這樣產業才能進入一個優勝劣汰的良性循環。而不是使企業陷入招采中的“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價格恐慌中。


盡管醫藥界疑慮重重,但據一位接近國家醫保局的資深專家透露,“國家第一標”模式幾乎不可能逆轉。


因此這里建議國家醫保局采取市場化手段來解決醫保支付標準問題,加快制定醫保藥品支付標準,與原研藥品質量和療效一致的仿制藥和原研藥按相同標準支付。


按照國家領導人的要求來積極穩妥推進藥品價格形成機制建立,一方面實現政府職能轉變,另一方面壓縮權力尋租空間,找到“藥價要下來”的有效辦法,落實好“藥品實際交易價格主要由市場競爭形成”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干意見的要求。


建議通過醫保支付標準的方式,用經濟杠桿鼓勵醫療機構優先使用優質仿制藥。賦予醫療機構和患者適當的選擇權,在原研藥和仿制藥之間做出選擇。對于對于經濟承受能力強、臨床需求迫切的患者,原研藥可能仍是第一選擇。

免責聲明:本公眾號所發布的轉載文章內容會標注出處,尊重原創,如有侵權, 請留言聯系我們刪除

來源:醫學界智庫


很贊哦! ()

相關文章

隨機圖文

亚洲美女最大色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