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藥品批發藥品批發

藥品監管目錄的“三國”鼎立

中國醫藥招商2020-03-28 17:38:45人已圍觀

藥品價格放開已箭在弦上,但是否就是簡單的行政定價轉為市場定價?


藥品要在市場競爭,免不了要作為商品進行包裝,各種包括基藥、醫保品種、低價藥這樣那樣的注釋成為了藥品銷售過程中重要的“標簽”。而與之對應的監管目錄也為企業所重點關注,由藥品“定價----招標----報銷”這一條線看,定價所涉及的政府定價目錄已隨著藥價放開之勢逐漸被淡化;招標中涉及的基藥目錄與低價藥目錄存在著微妙關系;報銷中涉及的醫保目錄因醫療保障管理體制相對分散,未能有效銜接。


表1 三個目錄情況匯總


《基本藥物目錄》

《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

《定價范圍內的低價藥品清單》

政策依據

關于印發《關于建立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意見》的通知(衛藥政發〔〔2009〕〕78號)

關于印發《國家基本藥物目錄管理辦法(暫行)》的通知(衛藥政發〔2009〕79號)

《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配備使用部分)》(2009版)(衛生部令第69號)

最新:《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2年版)

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國發〔1998〕44號)

關于印發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的通知(人社部發〔2009〕159號)

關于印發做好常用低價藥品供應保障工作意見的通知(國衛藥政發〔2014〕14號)

關于改進低價藥品價格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發改價格〔2014〕856號)

涉及單位

國家衛生計生委(原衛生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監察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商務部、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原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實際還涉及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財政部、國家衛計委、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商務部、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國家中醫藥

《目錄》發布單位

國家衛生計生委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

國家發展改革委

目的

保障群眾基本用藥,減輕醫藥費用負擔

保障基本醫療用藥,合理控制藥品費用,規范基本醫療保險用藥范圍管理

保障人民群眾常用低價藥品供應

管理

以目錄管理,遴選原則:防治必需、安全有效、價格合理、使用方便、中西藥并重、基本保障、臨床首選

以目錄管理(以前為范圍管理,不具體到某個品種):分西藥、中成藥和中藥飲片3部分。其中,西藥部分和中成藥部分用準入法,中藥飲片部分用排除法

以目錄管理,遴選原則:國家發展改革委從政府定價范圍內遴選(日均費用:西藥不超過3元,中成藥不超過5元)

措施

基層全覆蓋(其他醫療機構按比例使用),省級集中采購,全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報銷、報銷比例明顯高于非基藥。由國家按通用名稱制定統一的零售指導價

參保人在各級醫療機構使用并支付個人自付比例費用,具體支付比例以各統籌區域為準

不針對具體醫療機構,省級集中采購、取消最高零售限價,企業在范圍內自主制定及調整零售價格,動態調整目錄(退出)。對用量小、市場供應短缺的藥品試點國家定點生產、統一定價


一、目錄相沖點

基本藥物全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報銷,因此醫保目錄需涵蓋基藥品種,而2012版的《國家基本藥物目錄》施行后,目錄品種由307個擴充至520個,或因兩者制定依據、執行效力等方面不同,醫保目錄暫未做出相應的調整,而醫保支付價是否只局限在醫保目錄內?也關系著新醫保目錄的調整。目錄是整合統一還是相互涵蓋?從國家醫改方向及思路考慮,可能會將目錄整合,放開價格,依賴市場競爭及醫保控費作用,以期達到減輕醫藥費用負擔的醫保目標。


低價藥清單國家層面的530個低價藥和2012版的《國家基本藥物目錄》中的520個品種,其中有273個重疊,但是,它不同于基藥目錄和醫保目錄,不涉及評審。因此,只要產品價格達到規定費用標準,就列入低價藥清單,超過的就必須從清單退出。從保障基層用藥的角度,低價藥清單對基層用藥的價格上存在一定保護性,但是在缺乏配套監管機制的情況下,倘若藥品的價格與供求沒有直接關系,低價藥就有可能成為一個幌子,反而會使基藥采購機制落得尷尬。


二、目錄相關點

國家從保障群眾基本用藥,減輕醫藥費用負擔角度,建立基本藥物制度,供各級醫療機構使用,且均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報銷范圍。基本藥物的使用范圍廣,受眾多,從國家對醫療資源配置角度,是保基層、強基層,將患者分流至基層醫療機構的一種舉措。因此,在藥品用量上有一定的保障,對企業品種覆蓋醫藥市場攸關重要。


從減輕醫藥費用負擔角度,患者會盡可能使用醫保目錄內的藥品,因此,藥品迎合患者需求,增加銷售量,進醫保目錄是攸關藥品銷售市場的重要途徑,如非獨特優勢產品,不進醫保,銷售會有很大限制。而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很多地方的門診還沒有門診統籌,醫保和非醫保品種都沒得報銷,所以非醫保品種在門診或將會有機會,借助門診帶動住院部處方,興許會有不錯的成效。


在以往集中采購、制定最高零售限價等多重措施下,部分常用臨床必需藥品在長期政策及市場機制作用下,價格低廉,出現市場供應不足甚至斷供的情況,不能滿足患者用藥需求,為保障臨床使用,制定低價藥政策,緩解臨床、生產及患者之間的供求矛盾,一定程度上尊重了市場用藥層級,也給予了企業多一種銷售途徑。


三者均反映在臨床使用上,最終體現在費用支付,實際也是各部門利益博弈。


三、目錄衍生點

因地方保護主義及權力尋租行為,目錄被各種增補,但這一狀況將因《關于進一步加強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藥品配備使用管理工作的意見》(下稱《意見》)的頒布而改善。衛計委下發的《意見》強調“不鼓勵新的增補”(主要針對基本藥物目錄),《意見》同時明示,“從醫保(新農合)藥品報銷目錄中,配備使用一定數量或比例的藥品”。這無疑是打破了基層醫療機構“只能配備使用基本藥物”的局限,對基層醫療機構“基藥+非基藥”的用藥組合從國家層面上賦予了其合法性,而低價藥也成功為基藥涂上了保護色,用藥數量實際仍是明降暗升。


而在實踐過程中,“基本用藥”一說成為話題,某種層面可以說是基本藥物的擴充,以低價藥目錄與醫保目錄為切入點,混搭著基藥與非基藥。或許,這也是在為目錄整合,放開價格,依賴市場競爭及醫保控費作用做探索。

很贊哦! ()

相關文章

隨機圖文

亚洲美女最大色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