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醫藥招商醫藥招商

江蘇醫藥招標有鬼!驚現最大招標價格“黑洞”!

藥代通醫藥資訊平臺2020-03-05 12:17:39人已圍觀

誰是“特殊藥品”?


江蘇醫藥集中采購遭質疑,“高價藥”恐被放行

此前江蘇醫藥系統是腐敗重災區,4個月抓出25人全國最多


因為價格高而落選藥品集中采購的藥品,正穿上一件叫做“特殊藥品”的衣服,準備進入醫保備選采購目錄。

這一幕出現在江蘇省新一輪的藥品集中采購工作中,主管部門也被質疑混淆“特殊藥品”概念,為高價藥放行。


1、落標產品為何再次出現在備選采購范圍?


一款由海南某制藥有限公司生產的1.0g規格的“注射用頭孢他啶”藥品標35.25元,在此輪江蘇省藥品集中采購過程中,因為價格原因沒有中標。不過奇怪的是,這款藥卻出現在醫療單位申報的備選藥品范圍之內。


同時在申報的備選采購藥品,類似的抗生素還有很多,比如頭孢噻肟,頭孢曲松,頭孢硫脒,頭孢西丁,左氧氟沙星等,都是落標的產品。

和它類似的還有肝病治療常用藥“注射用還原型谷胱甘肽”,在備選采購范圍里,落標產品昆明某制藥股份有限公司標價16.58元。


據透露這樣的落標產品,經過醫療機構的申報,有將近1800種進入了江蘇省藥品集中采購的“備選采購”范圍。


所謂“藥品集中采購”是國家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要內容和關鍵環節,對于加快公立醫院改革,規范藥品流通秩序,建立健全以基本藥物制度為基礎的藥品供應保障體系具有重要意義。2015年,國務院曾專門發文,對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提出了具體的指導意見。


江蘇省此輪藥品集中采購工作,也正是啟動于2015年。在一份由江蘇省衛生計生委在2015年10月30日出臺的《2015年江蘇省藥品集中采購實施方案》中,對江蘇的藥品集中采購工作做出了詳細的規定。


按照這份編號為“蘇衛藥政〔2015〕7號”的文件要求,藥品的集中采購先需要確定采購目錄。根據不同的藥品,醫療機構有不同的采購方式,其中主要的是競價采購。


在競價過程中,藥企需要同時遞交經濟技術標書和商務標書,分別代表藥品的質量和藥企的綜合實力,而商務標書則考察的是價格,由低到高的順序依次確定擬入圍產品。


除了“競價采購”之外,還有詢價采購和備選采購等方式,同時也對“備選采購”進行了明確規定,要求“對未入圍的特殊藥品,根據臨床需求,經評審委員會組織專家研究后,確定備選入圍產品,供醫療衛生機構價格談判”。


至于什么是“特殊藥品”,國家也有明確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醫療用毒性藥品、放射性藥品是法律規定的特殊藥品,簡稱為“麻、精、毒、放”。另外,根據國務院的有關規定,對藥品類易制毒化學品、戒毒藥品和興奮劑也實行一定的特殊管理。


不過在江蘇省衛計委2018年1月4日發布的《關于做好詢價采購和備選采購藥品品種申報工作的通知》一文中,卻對“特殊藥品”進行了回避。文件顯示,“備選采購,指 2015 年江蘇省藥品集中采購競價、議價、限價掛網采購藥品中經濟技術標評審入圍但是商務標評審未能入圍的產品。”


顯然,這份文件對“備選采購”的定義和此前三年前該機構發布的文件已經發生一些變化,而正是這種變化,才出現了前文說到的“落標產品”又出現了的蹊蹺事。


2、落標產品多為“高價藥”


事實上“備選采購”的初衷是為了解決一些“特殊藥品”的臨床需求,比如一些麻醉藥,在競價采購中,未能中標,但確實在醫生的臨床中有需求,于是才有了“備選采購”這樣的政策救濟。


但現在的情況是,按照江蘇省衛計委的那份“蘇衛藥政〔2018〕1 號”文,一大波未被競價選中的藥品,都通過“備選采購”的通道,有了再一次“入圍”的希望。


而這其中,很多的藥并非“臨床急需”,同時在正式入圍中標的藥品目錄中,“質優價廉”的同類型藥比比皆是。這樣的做法,完全違背了政策制定者對“備選采購”的設計初衷。


比如1.0g規格的“注射用頭孢他啶”,廣州白云山天心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的同類型同規格藥品,入圍價格才3元,因為競價落選而又經過醫療機構申報,進入了備選采購范圍的海南某制藥有限公司的產品,價格比它高出將近12倍。


而“注射用還原型谷胱甘肽”,在中標目錄中,重慶藥友制藥有限責任公司的同規格產品就比備選范圍的昆明某藥廠便宜將近4元。


心血管類常用藥品“前列地爾注射液”,北京某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1.0g規格的產品,備選價格是50.5元,而在中標目錄中,本溪恒康制藥有限公司的價格是35元,前者比后者足足高出15元多。


按照政策的安排,在競價等過程中落標的產品,往往是因為在商務標的評選中,由于價格原因未能入選,通常都屬于“高價藥”。


3、江蘇醫療系統曾是腐敗重災區


“高價藥”某種意義上已經成為了老百姓看不起病的一個重要原因,而另一方面,在藥價虛高的背后,則是腐敗的滋生。


就在去年,南京鼓樓醫院神經外科原副主任黃玉杰“落網”,這位曾經風光一時的神經外科專家,經查涉嫌嚴重違紀問題,其中受賄問題涉嫌犯罪。


外界猜測,黃玉杰的受賄問題恐怕是和拿“回扣”有關。目前一些高價的常用藥品,帶來的利潤是驚人的,比如“1.0g的注射用頭孢他啶”,在一家三甲醫院,每個月需要用掉將近5000支,如果按照35.25元的“高價”,一年就超過了2000萬元的銷售。這其中的利益不容小覷。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黃玉杰式的醫藥系統貪腐案件已經不是個案了。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的一篇報道稱在2016年有28個省份的386位醫務工作者被法辦。2017 年1月至4月,最高人民檢察院顯示共有149位醫療工作者涉案,其中江蘇、廣東、四川涉案人數最多,江蘇省更以涉案25名人員占據總數的17%,成為反腐重鎮。


為此,江蘇省檢察院、省衛計委接連采取多項舉措。去年4月初,江蘇省衛生計生委根據2015年國家衛計委下發的《大型醫院巡查工作方案(201—2017年度)的通知》規定,啟動了省屬省管大型醫院巡查暨黨風廉政建設巡查工作,重點監察藥品回扣、醫院采購中的違法違紀行為、收受紅包等醫療反腐問題。2017年5月,江蘇省衛生計生委又聯合省檢察院,在全省醫療衛生系統啟動了為期四個月的“遠離回扣、廉潔從醫”主題專項活動,江蘇省內各地級市相繼開展相關活動。


《求是》雜志《深化衛生與健康事業改革發展,奮力開創健康中國建設新局面》文章稱,理順藥品價格要標本兼治,既逐步完善體制機制,又嚴格執行有關法律和規定,對價格虛高藥品,必須依法依規嚴肅懲處相關人員和機構。


2018重磅關注第一彈:最大招標價格“黑洞”驚現江蘇!


2017年對于醫藥界企業的各種消息不斷:2017新醫保目錄執行、國家醫保談判、全面推行兩票制、醫藥代表備案管理等政策出臺,勒緊了企業的錢袋子。


響應國家供給側改革的要求,避免低層次的競爭。提高產品利潤率,企業管理層將大筆研發費用轉而投入新產品研發和現有產品提升標準的仿制藥一致性再評價中。


首批通過一致性評價的17個產品無疑是為2016-2017年兩年辛苦工作豐滿的回饋。產品如果通過了一致性評價,不僅在產品定價上可以與外企原研產品看齊,并且由于3年后的洗牌效應,將低水平的制造者淘汰出市場,給予企業長遠的收益。



與通過地區政策傾斜、搞好上下關系獲得成功(例如:柳傳志、王石等)的共和國第一代創業者不同。通過學習知識、提升自身能力、通過勤奮勞動、公平競爭改變人生,這些是第二、三代創業者的價值準則。


也是像恒瑞、先聲這樣的研發型制藥企業不斷大筆投入資金提升企業水準的信念所在。


然而在本次江蘇省招標結果,等待2年的醫藥人卻看到了另一種情況。

  • 同一個生產企業

  • 同一個質量層面

  • 同樣執行《2015年藥典》標準

  • 同一個抗生素產品


利用規則,換了個規格獲得了非常高的中標價格。



  • 一面是:幾百家國內制藥藥企按照500~800萬每個文號的投入,粗審通過率不足20%的『仿制藥一致性評價』。


  • 另一面是:幾個省級代理商通過某些規則的漏洞獲得了產品近8.4倍(按照差比定價規則)中標價格提升。


公平何在?!這是對全國辛勤努力的制藥人的絕大諷刺。

 

2015年70號文曾經專門提出,歸攏文號。對于非標準的規格要進行淘汰。


CFDA 的網站上搜索后整理,本產品38家企業握有308個文號(見附錄)。很多企業擁有6~9個規格,大大超出了臨床的需求。


原研企業和現有生產企業大多數只集中在0.75g 和1.5g 兩個規格,從說明書和藥品經濟學的角度,這兩個規格已經能夠涵蓋絕大部分的患者的需要。



以下數據來源于:IMS 中國的醫院采購數量


每年近20億元的市場份額中,0.75g 為常用規格并占有最大份額,也是說明書推薦中,對于患者劑量調整比較方便的規格。(本表格對于銷售份額較低的企業數據有忽略)



從今年江蘇省某商業公司的送貨發票上可以看到,該品種一直按照正常的價格供應產品。


(本圖為商業公司供貨價格:同一企業,0.75g 規格的采購價格為1.36元/支)


同樣是那個西林瓶、同樣是執行《2015藥典》標準。



僅僅是全國中止供貨3年。


(數據來源于:IMS 中國的醫院采購數量,0.5g 規格為特殊規格,占極少份額)


利用在某二級醫院的零星采購價格,在本輪招標上獲得了比“通過一致性評價”更為豐厚的回報。



這不能不說是對遵守規則、努力做好藥品企業的一種諷刺。


通過一致性評價的TDF與原研價格是460元VS499元


背后是:

1、研發8年;

2、投入3000~5000萬;

3、『722風暴』95%的申報機構都撤回了資料,研發團隊和報批企業頂著巨大精神壓力經歷了2年的飛行檢查。


如此辛苦努力、投入巨大、風險超高獲得的市場優勢,在江蘇本輪招標卻很輕易的被某些企業利用規則獲得。


都去利用規則,那么注射劑的一致性評價還有沒必要做?


中國制藥業的正確的價值觀何在?


企業的研發投入的未來在哪里?


長此以往,公平在哪里?


附錄:注射用頭孢呋辛鈉生產企業及獲得批號一覽表



來源:醫藥手機報

很贊哦! ()

相關文章

隨機圖文

亚洲美女最大色情图片